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

新一代精品Beaujolais的誕生

Cru這個字也有Terroir,在法國不同產區,Cru會代表不同東西。在Bordeaux,Cru是酒(例如Grand Cru Classé);在Bourgogne,Cru是葡萄園(例如Grand Cru);在Beaujolais,Cru是10條指定的村莊,生產的葡萄酒各具性格,品質較Beaujolais及Beaulolais-Villages更高。
Morgon的風格是其中最接近Côte-d'Or的村莊,Domaine Mee Godard擁有5公頃葡萄園,包括Grand Cras及被視為Beaujolais最佳葡萄園的Côte du Py,其中Passerelle 577種的是老樹,結構更緊緻,獲獎無數。9月10日《WinePlay: Champagne & Beaujolais Seafood Dinner》,我們一起喝她首個年份處女作,見證新一代精品Beaujolais的誕生。

食咗先講

Beaujolais是法國近年變化最大的產酒區。自從1937年Beaujolais成為Bourgogne的一部分,當地生產商便可以標示為Bourgogne葡萄酒發售。2011年開始,監管法例收緊,其中有43條Beaujolais村莊再不能自稱Bourgogne,紅酒用上超過30% Gamay葡萄亦要改用新的AOC Bourgogne Gamay。改變迫使當地生產商要自力更生,將Beaujolais的10個Cru做出名堂。
其中位於死火山山腰上的Côte de Brouilly,擁有優異風土,釀成的Beaujolais果味特別濃郁,但又不像Brouilly帶粗獷的泥土氣息。Domaine Les Roches Bleues難得種有老樹,全有機耕作,層次又比一般Côte de Brouilly更豐富。她散發的黑胡椒及香料味,與新鮮的白灼游水海中蝦簡直絕配。
紅酒不能配海鮮?你食咗先講!

《意大利頂級葡萄酒及烈酒課程》北京站

《意大利頂級葡萄酒及烈酒課程》第三站在北京舉行,原定8月25日下年3時由香港出發,遇上北京空中管制,航班起飛時間一拖再拖,結果翌日凌晨5時才抵達北京酒店,小睡1小時,便要趕去記者會了。






還香檳風土一個公道

法國人重視葡萄酒風土,香檳卻是例外。原因是香檳區一直被大集團壟斷,大產量便要從多條村莊收購葡萄,於是刻意淡化風土特色。
Champagne Le Brun Servenay是Grower Champagne革命中堅,莊主Patrick Le Brun是香檳葡萄農組織Syndicat General des Vignerons (SGV)前主席,大力提倡產區一直被忽略的風土概念。他的香檳,強調用的是Avize的Grand Cru葡萄,部分葡萄樹高達80歲。9月10日《WinePlay: Champagne & Beaujolais Seafood Dinner》,我們一起喝老樹Grower Champagne,還香檳風土一個公道。

諾貝爾和平之星

1993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Nelson Mandela可能是南非最為人熟悉的人物,但其實南非為人權付出的還有Albert Luthuli、Desmond Tutu及FW de Klerk,他們也先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。



這樣才是周末

之前不公佈9月10日《WinePlay: Champagne & Beaujolais Seafood Dinner》喝的威士忌,是因為希望在南非買瓶特別的回來。結果我找到了被World Whisky Awards選為"World's Best Grain"的Bain's Single Grain。生產的蒸餾廠The James Sedgwick Distillery有130年歷史!
呷著加冰的南非Single Grain欣賞日落,這樣才是周末!